陕西传播学会欢迎您!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典雅逸静冯郁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画传播

    典雅逸静冯郁章

    * 来源 : * 作者 : 陕西省传播学会 * 发表时间 : 2015-07-13 * 浏览 : 10

    陈嘉瑞

    三月的一天,同坊间一书法高人共赏《郁章书法作品选》。同道的他执册展读,神情凝注,前后翻阅者三,反复品赏以后,目光落在一斗方大字上,缓缓道:“此人心有定力,魂有静气,墨藏岁月,笔隐沧桑”。赏玩再三,接着补充道:“行笔洒脱,有丈夫胸襟”。我心一惊,高人与作者从未谋面,他只凭眼前书法,即可描摹此人心性修炼,且暗合此人魁梧倜傥,不由暗暗称奇。疑之高人,有过气功修炼并私有易学的他笑而不语。

    此即书如其人。

    冯郁章的隶书斗方为:“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应该说正是其精神之写照。

    冯郁章出生于1946年。有时候就想,一生都处在“波澜壮阔”年代的郁章先生,其书法作品中为什么能饱含一种静默为力的静气。童年的时光是美好的,但热闹是别人的,他只能在因历史问题而郁郁寡欢的父亲督促下,从才够得着桌子的5岁开始,枯燥地描红临帖了。临不好,常常就要吃手板。于是,毫行于纸,笔濡以墨,灯摇于风,鼠啮于木。幼小的他在静穆的气氛中,磨心练性,与古人进行着心灵的对话。稍长开始接触隶书,他临的第一本帖,就是《曹全碑》。当年,贪玩的冯郁章在距家数百米远的碑林玩耍,他不知道这通不起眼的《汉曹全碑》,在他一生的书法道路上,将影响一生。

    这以后,从小学,到文革,从兵团,到农场,从大荔,到宁夏。激情燃烧的岁月中,表面上的他也曾十分的“南泥湾”、“郭建光”,其实他的内心总是离热闹很远。他是在热闹的背后,陶醉在羊毫的运行中,沉湎于一种独享的自我与静谧。这和他幼年的习字习性一脉相承。最终,一生漂泊的冯郁章落叶归根,回到了西安。六十甲子的人生循环,使他又回到了人生的起点。然而手中的笔,却浓缩了一生的风雨烟云,变得娴熟、老道,进而老辣了。在熟悉他的同学战友们的眼中,50年以后冯郁章的字,在依稀熟悉的结体背后,岁月的留声如而过,而点画之间,更显境界与高古。50年,郁章先生从未停止过手中的笔。

    追溯静气,前清举人、以诗文名世的爷爷和喜文弄墨的父亲,使他幼承家学,承传有序。像一个人的出生逃不脱时代的印记一般,碑帖的血脉,注入了冯郁章矻矻习字的枯毫之中。读他的书法,能看出书法的源流。应该说,逸静之气,正是《曹全碑》奠定了他的艺术风格。碑中遒丽紧密、虚和典雅、笔意飞动、字里金生、行间玉润、柔中带刚、细筋入骨的意蕴,一一体现在先生的书法中。不同于《张迁碑》的粗涩,《乙瑛碑》的丰腴,《曹全碑》的特色是“典雅逸静”。它像一位翩翩君子,具有极高的艺术修养,不激不励,中正平和,中规中矩的同时,又飘然逸出。初观以为秀靡,细味方知骨峻。而这,正是郁章先生的书艺本质。以后,郁章先生又遍临诸体,兼收并蓄,加之融入对生活和人生的感悟,终于形成了冯氏书法不拘一格、隶行并茂的自家风貌。

    “闲静少言,不慕荣利。”“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郁章先生身上,总有着五柳先生的影子。而这一派心境的修养,正是他典雅逸静之气的文化之根。郁章先生话不多,他是把自己的语言,都融入到汩汩笔墨之中,倾诉在摞摞宣纸之上。如今,身居莲湖之畔的他,浴田荷之清雅,沐高柳之遗风。“自牧斋”里,砚田耕耘;“双宽阁”内,墨海杨帆。朝诵九章,晚茗夕阳。有朋肴核尽,无友乌栏长。逢到有人慕名求字,先生总是慨然相赠,不问银两。其实他的不少作品,已被国内多地和美国、加拿大、新加坡等地的友好人士收藏。

    宁静可以致远。郁章先生一生漂泊,晚年回归,其书艺正被故乡这个书画大省日益看好。著名作家商子秦喻之:“圈外之人,酒藏深巷,璞玉待识,囊锥欲出。”此言而善,此情而真!

    郁章先生的“酒巷”,是眼见着要醺香四溢了。

     

    (陈嘉瑞,文化学者,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赋学学会副会长兼副秘书长、西安诗书画研究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