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播学会欢迎您!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习仲勋与农民诗人王老九的交往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物传播

    习仲勋与农民诗人王老九的交往

    * 来源 : * 作者 : 陕西省传播学会 * 发表时间 : 2015-07-09 * 浏览 : 11

    刘荣庆

    人们都知道农民诗人王老九20世纪5060年代曾五次进北京参加会议,三次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周总理给他敬酒。王老九和郭沫若、柯仲平、郑伯奇、老舍、臧克家、艾青、胡采诸文坛大家及韩起祥、霍满生、韩友鹿、张志民、刘章等民间诗人密切交往,先后被选为中国文联第三届委员、中国民研会第二届理事、中国作协第二届理事。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习仲勋在担任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等领导职务期间,与王老九密切来往的故事。

    2014年农历正月十五日,是中国农民诗人的杰出代表王老九诞辰120周年。临潼是王老九的故乡,也是闻名全国的诗乡。作为20世纪70年代末“学习王老九把临潼办成诗乡”的发起者、组织者,我有幸接触到王老九的一批诗作和谈诗的手稿,也惊喜地看到了习仲勋同志用毛笔和钢笔给王老九本人及其次子西北人民出版社编辑王纪洲的信——红色文物。

    最近,临潼由各方人士商定筹建中国农民诗人王老九文学馆的事儿,使我又想起习老与农民诗人王老九交往的文坛轶事。承蒙王老九的儿媳、王纪洲先生的遗孀孟美蓉和王老九的嫡孙王澎帮助,我再次见到了习老给王纪洲先生的那封信。信封由牛皮纸制作,长18厘米、宽9厘米,在红色长方形框外右竖写收信方“本市西五路西北人民出版社[132]”,框内竖写“王纪洲同志启”,框外左竖寄信方“[发 七十六]中共中央西北局 缄”。其中,“中共中央西北局 缄”8字为红色公函印刷楷书,其余均为钢笔行书。考[132]、[发 七十六]字样,应属收发信件编号。信笺共两页,为淡黄色宣纸,每页长方形粗线框内分8格,用钢笔行书,繁体字与简化字相间,反映了20世纪50年代初的汉字规范写法。全信正文(含标点符号)共133字,内容如下:

    “纪洲同志:

        来信及你父亲的诗集都看到了。

        你父亲的诗作,因为反映了生活实际,代表了人民的主要是农民的心愿,通俗易懂,因而为广大群众所喜读乐闻,亦为多数文艺工作者所爱戴;这是他的创作成功的地方。希望他努力学习文化,更加提高写作能力。

             此致

       敬礼。

     

    习仲勋(印)

    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十九日”

     信的内文第2页左上角盖竖红色条型收发章:“发字七十七号。”

    经考证,《习仲勋致王纪洲信》为真品无疑。

    本人从长期研究农民诗人和中国农民诗中获知,1949年临潼解放之初,中共临潼县委书记董实丰首先发现了王老九的诗才,各级党委一直精心培养王老九。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多次写信关心、鼓励王老九,引导王老九的文艺创作始终沿着用农民群众喜爱的样式反映农村现实生活的道路前行,成为中国文坛农民诗人的代表性人物。

    王老九自幼在家耕作,逃荒要饭,16岁时仅读过一年私塾便因家贫辍学。他自幼爱听戏、看唱本,略通韵律,顺着戏里听到不平之事编成顺口溜。解放后,他因识字少,写诗时将碗底当砚台,把子孙用过的旧书当稿纸。遇着不会写的字,就画圆圈或用自己才知道意思的符号来代替。后来,他遵循习仲勋书记“希望他努力学习文化,更加提高写作能力”的教导,向村里通文墨的乡党和儿孙学识字、看报刊,文化水平提高了,创作时画的圆圈和符号日渐减少。农民诗人王老九以淳朴求实的生活经验观察是非。在习仲勋因所谓“《刘志丹》小说问题”,遭康生诬陷,受残酷迫害期间,瘫痪的王老九说:“我胳膊、腿动弹不得了,心里亮清着哩!”“文革”中,有的报刊公开载文说:“只有低年级文化水平、半文盲的工农作者,大多数变修了,少数生了斑,要代表辛勤哺育自己的阶级已经很难了。”王老九的家门口被刷上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扫除一切害人虫”的大标语,门口两边贴上“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的对联。他的两个儿子蹲了“牛棚”,次子王纪洲被造反派打得休克又用凉水喷活。1969214日,中国诗坛上一颗艺术明珠、全国著名的农民诗人王老九,受尽“文革”鼓噪起来的魔瘴之气的折磨,离开了养育自己的土地和人民,含恨而去了,诗人留给后代只有一句话:“我……离不开……诗!”

    20世纪60年代末,王老九临闭眼没有也不可能再见他所敬仰的习仲勋一面,但叮咛作过出版社编辑的次子王纪洲和儿媳孟美蓉:“天塌下来也要把我的诗稿和来往信件藏好,把习书记的信藏好。若还走漏风声,害人害己,天地不容。咱王门子孙后代不准吃昧心食,不准做昧良心的事!”

    习仲勋与农民诗人王老九之间的交往,似乎平凡质朴,但就心结情义说,又那么值得回味,值得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