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播学会欢迎您!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陈老师走了,留给我永远的 遗憾和伤痛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物传播

    陈老师走了,留给我永远的 遗憾和伤痛

    * 来源 : * 作者 : 陕西省传播学会 * 发表时间 : 2015-07-08 * 浏览 : 11

    薛耀晗


    2014年元月8日上午,我和陕西省传播学会王正华秘书长去省委宣传部办完事,大约是11点半,刚乘上返回北大街的公交车,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显示的是陈德魁老师,可讲话的是他的老伴王老师。她说:“老陈昨天晚上突发脑溢血,连夜送医院做了手术,现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我就是告诉你,尽快安排其他人写上个月的报纸审读综述,老陈暂时不能写了,很抱歉!”我一听很是震惊,急忙回答:“王老师,写综述的事我们另安排。你现在不用担心别的,就是专心照顾好陈老师,让他尽快康复。”接着,我立即拨通局新闻报刊处分管报刊审读工作的张国凡调研员的电话,向他报告了陈老师住院的消息。

    下午,我和王正华老师代表处里和审读室去陈德魁老师家看望。敲开门,接待我们的是陈老师的老伴和二女儿。当看到王老师架着双拐,行动非常不便时,这种情况我此前完全没有精神准备,脑子里顿时像被电击了一下,受到强烈的刺激,心情很难平静。我俩听王老师和女儿介绍陈老师发病、急救、做手术及其术后的情况,感到一切处理得都很及时和得当,都觉得比较欣慰。临走时我们安慰王老师不要着急,要注意休息,保重身体,有啥需要帮忙就说出来,不要不好意思。并相约待陈老师清醒过来以后,我们去医院探望他。

    第二天一上班,我在办公室和几位审读员正说陈老师住院的事,手机响了,我急忙接通,先是陈老师女儿的声音,她没讲出来就哭了,接着是陈老师老伴给我讲:“今天凌晨两点左右,老陈病情突然恶化,人走了……”我脑子里“轰”的一下,后边的话什么也没听清楚,眼睛模糊了,声音哽咽了:“王老师,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我和陈德魁老师认识20多年了,最早我在陕西省新闻出版局报刊处,他在《军工报》当副总编。后来该报划转到陕西人民出版社更名为《经济新报》,他离开报社到了出版社审读室,我因机构改革到了陕西省出版物审读中心。由于早就相识,加之他原来在部队和后来转业到地方,一直搞新闻、办报纸,审读中心非常需要像他这样熟悉办报业务的人做审读员,于是2002年正式聘任他为陕西省出版物审读中心审读员。

    陈老师和其他几位资深审读员承担的是对省内重点报纸同步跟踪审读的“一级任务”。他的认真细致一以贯之,平时月度审读报告翔实内容的背后是做功课的辛勤付出。他几乎把所审读报纸每天各个版面刊登的新闻要点都摘记下来,字写得很小,行距也不宽,密密麻麻,一个月光摘记稿就是一叠、两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乐此不疲。我曾几次感叹:“要是有机会举办报刊审读工作展览,这些笔记手稿绝对可以入选。”他在审读中倾注了一种“守土有责”的使命意识,看到报纸上的好新闻、好评论、好典型、好策划,就满腔热情地阅评推介,看到报纸上出现失误,尤其是关于媒体、舆论导向和责任担当的原则性问题,除了在审读报告中及时批评、善意提醒外,有时甚至打电话向媒体领导直抒胸臆,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焦急和呼吸相通、唇齿相依的关切。他实心实意地帮助媒体,多次随队参加地市报和都市报上门审读,事前认真审读指定的报纸,精心撰写讲稿,反复进行修改,针对审读对象深入分析、思考,提出有价值的见解和建议,以高水平的面对面的评点交流赢得了报社对审读的认同和好评。他以自己的智慧和才华为我省的报刊审读工作增添了荣誉。200810月《西安晚报》就年初改版成效如何邀请审读中心上门把脉,他撰写了《〈西安晚报〉改版后文化版块的特色和不足》的专题发言。在2009年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开展的全国首届报刊审读评优活动中,除了陕西省出版物审读中心被评为全国优秀报刊审读单位,钱之强、朱希良二同志被评为优秀报刊审读员以外,3篇审读报告被评为优秀报刊审读报告,其中就有陈老师审读《西安晚报》改版的这篇。20134月份省内重点报纸审读例会后,由他撰写的综述简报,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新闻报刊司编印的《报刊管理情况通报》2013年第6期全文转发,作为向全国推介的优秀审读报告模式。

    陈老师和其他几位资深审读员共同被陕西省传播学会聘请为学会专家团队成员。2012年,学会广泛征求专家意见,看开展什么活动能为报媒发挥服务功能。陈老师提出在全省报纸中开展评选传播创新案例的想法得到其他专家的一致赞同,也被学会欣然采纳。关于传播创新案例的5条标准、43个案例的初审筛选、每个案例的点评以及评选活动的综述,都出自陈老师之手,对任务之繁重、工作之艰辛他丝毫未有表露。这项活动在其他专家的共同努力下取得圆满成功,受到业界、学界权威学者范以锦的首肯,并撰写了评述文章;也得到了原省新闻出版局领导的重视和支持,确定在全省报社和期刊社持续开展这一活动。省局还拨专款,资助把首届评选活动的案例汇编成书《寻找突破口——陕西报纸传播创新案例选萃》公开出版,薛保勤局长任主编并撰写了序文。这次活动陈老师在创意和实施方面发挥了突出作用,此次活动也成为审读室和学会的一个完美的创新案例而将永载史册。每当我手捧新出版的书,想到陈老师再也看不到这个成果的结晶了,不由得心里一阵酸楚。

    我在负责审读工作的岗位上,一直以有像陈老师在内的这样一支高素质的专家团队而引以为荣。我和他们每个人在捍卫意识形态领域坚持正确舆论导向这条“战壕”里摸爬滚打少则十几年,多则逾越二十年,他们是我的良师和忘年交,情深义重,如父如兄。我常常满脑子装着工作,对大家关心不够。陈老师突然走后,我回忆和他的交往,许多情节像过电影一样,恍如昨日。陈老师那样地热爱审读,任何时候都是支持我的工作,从不讲个人困难,而我却没能了解到他个人身体和家中那么困难的情况,没能设法减轻和帮助……最感内疚的是,有一年春节陈老师在国外的女儿回来团聚,他想请我一起叙叙,可我当天因为约好和别人洽谈《今传媒》的合作问题,未能赴约,现在悔之已晚。

    陈老师离开我们四个多月了,我仍然没有走出遗憾和伤痛,至今我的手机里还留存着今年元旦我和他的对话:

    “岁月催人衰老,心智永葆年轻。祝新年快乐!薛耀晗  11日上午11:16

    “新日已临头,旧梦犹未醒!叹,只是心依旧,志依旧,情依旧!新年愿追随你,再续割舍不下的喜怒哀乐。祝元旦快乐,全家新年康乐吉祥!陈德魁  11日上午11:33

    我知道,他这里指的是我们一起并肩继续做好共同热爱的报刊审读工作。我越是看到这些,越是对他怀念,音容笑貌,历历在目。我在内心告慰陈老师:您的精神就活在我们中间,并激励着我们共同担当守土有责的光荣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