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播学会欢迎您!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他的“认真”根植我的心底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物传播

    他的“认真”根植我的心底

    * 来源 : * 作者 : 陕西省传播学会 * 发表时间 : 2015-07-08 * 浏览 : 11

    杨若文

    陈德魁先生向来体康身健,在我的意念中他的寿数下不了90。然而,17日晚的一两秒间发生的突变,最终导致他离世而去了,是那样的暂短、急促!我初闻时很难相信,后来坐实是噩耗时,真像五雷轰顶一般,脑子出现真空似的楞在那儿半天不动,当夜躺在床上怎么也不能入睡,辗转反侧的状态延续了十多天缓不过来。近一两年来,我的好友、同窗接连走了好几位,我都十分难过,但还没有一位像他这样让我睡不安席!何以如此?一个重要因素是匆忙走的,连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留下,连对尘世多扫上一眼的机会都不曾有,甚至连一件很简单的事儿——睡前洗脚都成了半截子工程。一个活生生的人,头那样一歪,说没有就没有了,实在让人猝不及防与心碎不已!

    这几天,陈先生的声音、笑貌,总是在我的耳根、眼前打转转。这除了我们在省报刊审读工作中长期结下的友谊外,还遗憾于我没有向他送终!我是火化的前一天得知信息的,当时打算到殡仪馆送他最后一程的,但当晚满脑子是他,失眠最厉害,几乎是彻夜未寐,第二天即火化的那天清晨,头晕乎乎的,血压升高了许多。血压如此,况且年在七旬开外,家里人不放心说什么也不让外出,最后送一程的事儿也就告吹,但我总觉得欠陈先生什么似的内心不宁,他的声音、笑貌在我的耳根、眼前打转转,也就自然不过了。

    陈德魁先生匆匆而去了,他的“认真”却根植于我的心底。我曾与他合作审读过我省两份地市级党报,时间虽然只有短短一年,他身上的各类长处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坦诚、直率、善良,水平高、经验多……尤其他的认真让我感悟至深。

    我们每月总要在一起交换审读意见。只见他的本子上记得密密麻麻,这让粗疏惯了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他认真劲儿的冲击。有一次推选优秀稿件时,他力推一篇报道土地流转的通讯,我当时对这篇稿子并不以为然,而他态度坚决,然后从选题的重要价值、写作选取的角度、语言的表述、标题的确定诸多方面进行陈述,说得我心服口服。我深深感到,这一情况的出现,除了水平的差异,还在于认真的与否,因为他在讲述时,不仅多次细读了原文,而且经过了缜密的思考。不这样认真,何来灼灼之见?每次谈到硬伤时,他总有多少病句、多少错讹之处的数字统计,这也是认真精神的体现。他虽然匆匆而去了,但他的认真精神留了下来,并深深根植于我的心底;我们在两份地市党报审读合作中进一步加深了的友谊,在他走后更加显得弥足珍贵!

    记得就在他去世的十多天前,我们有一晚一同在蓝田汤峪参加完陕西省传播学会一个活动等车返城,他还赞扬他身上的羽绒服如何的保暖,没想到那竟是永别之语。我恨我当时没有多和他聊上几句,多看上他几眼,以至于他匆忙走后我感到如此的遗憾!弥补遗憾的最好办法,是将他身上的认真精神及各类长处发扬广大,这也是对他的最好追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