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播学会欢迎您!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一次践行校训的生死情谊

    当前位置 : 首页 > 传播广角

    一次践行校训的生死情谊

    * 来源 : * 作者 : 陕西省传播学会 * 发表时间 : 2015-07-13 * 浏览 : 6

      

    20132月中旬(农历癸巳年正月),蛇年春节刚出破五,网上传来雷抒雁病故的信息。天麻麻亮,原中文系杨闻宇从青岛打手机向在京同学核实校友西去的真实性,期冀仅属传言。我答应即刻与雷家电话联系,果如是,当天上午便受托前去吊唁。

         1510点半,笔者赶到为雷抒雁设灵堂的万寿路住所。向其夫人马利女士表达了多位西北大学原中文系、历史系校友的沉痛哀悼和亲切问候;接着,便与治丧办公室人员研究商量正待急办的一些事宜。

    张秋利先生系《诗刊》社办公室成员,山西人,这次由他主办照料雷的后事。在场,笔者熟悉的还有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牛宏宝教授。他1978年入西大在中文系文学专业读书,与笔者在完成国家“十一·五”社科课题时有段审定我主编书稿的交谊。彼此见面,来不及寒喧,便直截了当地交办任务。鉴于笔者长期与西北大学北京校友会联系甚密,又供职于军事博物馆,与雷在西北军营诸战友多有来往,于是,这两个渠道的报丧告示和情况沟通都交由我来处理。

    我首先拨通了与时任西北大学北京校友会俞行常务副会长的电话。通告了雷抒雁治丧时下进展情况和急需校友会协调支持的要事;转告了马利女士的心愿,拟请以校友会名义向王岐山副总理报告雷病故的消息。当时,俞行正在外地办事,当即答复我:校友会正式向张岂之名誉校长和西安母校汇报游子在京病亡的消息,并向国务院有关部门秘书呈报抒雁家人的意愿。

    接着,笔者又与在场的报社记者商定,通知抒雁生前入伍所在兰州军区2162师的相关领导和战友,发出治丧办公室的正式通告。

    那天上午,前来吊唁的人一批接一批,络绎不断。在场的七八个人按照各自分工,忙而不宣地应对丧事治理。饭过时辰,也都顾不上去食堂用餐。事主派人送来盒饭,劝大家吃饭休息一会儿,半开玩笑地调侃:抒雁走到黄泉,也感谢这个互不熟悉,但配合默契;逮活儿就干,忙而不乱,高效精干的“学友班子”。

    一切安排就绪。就连218日在八宝山贵宾一厅遗体告别事都落实了。我向秋利和家人打过招呼,悄然离开灵堂。我还有两个重要电话要打,一是青岛开发区中文系学友杨闻宇还在等候与雷家人联系的方式;二是年过八旬的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博导所长彭树智教授还在家里静等抒雁治丧的安排。这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有一段与笔者和抒雁在《新西大》学报编辑部共度过终生难忘的时光。这几天,连声叹息:“走早了,真可惜啊!”

    218日,是农历蛇年的雨水节气。阳光明媚,春寒料峭。时逢周一,当代中国著名诗人驾鹤西去,其巨幅彩照很是阳光,像要去远方上班一样。前来送行的人极多。国家文化部、文联、《诗刊》《中华诗词》学会和杂志社的同行和诗友自不待说;陕西省、西安市文学艺术界,陕西省作家协会、兰州军区21军的部队代表专程赴京与诗家作别,愿抒雁走好。牛宏宝从排队吊唁的人群中挤过来,特意告诉笔者:近几天,方方面面的人通过多种方式向治丧办和其家人表达追思深情。岐山校友、刘延东国务院副总理也分别与马利通话致哀。我不住地点头称是,手翻着扉页登有《释校训“公诚勤朴”》美文的西北大学北京校友会会刊(总第六期),陷入深思。恰好,会刊末页有雷抒雁的一篇诗文写道:

    阳光,是一种语言,一种可以听懂的语言。

    追悼会当天晚上,我家孩子们从《人民网》上看到了追思盛况,又兴冲冲地读诵着我奉给逝者的那副长联:

    联寄清平乐·挽校友

    上联:

    雷生泾阳,闻道西北大。六十二师着戎装,诗品秦韵京腔。肝胆主编《诗刊》,首任“诗学”会长。抒雁歌攀极致:情思锻铸辉煌。

    下联:

    诗出《沙海》,曲调向太阳。名成《小草在歌唱》,《父母之河》膺奖。《青音》五一工程,当代“诗魂”金榜。教材译作问卷:阳光放飞梦想。

     

    癸巳雨水王天奉于京西莲花池畔军博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