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播学会欢迎您!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替父尽责的畸形人杨相楼(外一篇)

    当前位置 : 首页 > 传播广角

    替父尽责的畸形人杨相楼(外一篇)

    * 来源 : * 作者 : 陕西省传播学会 * 发表时间 : 2015-07-13 * 浏览 : 10

    张建峰

    提起澄城县镇吉村的杨相楼,人们总是翘起大拇指说:“别看他是个残疾人,他可是个大孝子。”

    说实在的,这个畸形人对他那个家庭的爱和责任心一般人是很难做到的。

    杨相楼是一个身体畸形人,听说在他8岁时全身得了一种不知什么怪病,四肢骨关节粗大,皮肤上起了一些大疙瘩,身体变成了畸形。最要命的是他的双腿、一只胳膊不听使唤,于是,他就拄上了拐杖。他们兄弟四个,就在最小的弟弟3岁时,他父亲因病去世。父亲将要离世时,将他唤到床前,指着他三个不成人的兄弟,含泪告诉他:

    “儿子,我对不起你们,没法再照顾这个家了,你是老大,身体又……,这个家爸爸就托付给你了。”

    21岁的杨相楼拉着父亲的手,用力的点点头。

    从此后杨相楼用他那拄着拐杖的畸形身体担负起了这一家6口人的生活重担。在当时的农村,一个残疾人要照顾一个6口人的家庭生活、其中还有三个上学的学生,谈何容易?

    他虽然身残,可上天还算开恩给了他一个充满智慧的头脑。自从父亲离世,他就琢磨着如何赚钱养家,不论怎样,他都不能辜负父亲的临终之托。他特别聪明,在周围人的印象内他从来就没有发愁的时候,他的最大优势就是口才好,从我国的四大名著到优秀的秦腔剧本,他几乎能讲得头头是道,在他家的床上、桌子上到处都有他练习口才的书籍,尤其是秦腔剧本,像《游龟山》、《智取威虎山》等,他能把那唱词背得一字不差。80年代农村改革开放以后,他利用一切空闲时间研究了《易经》。也不管别人说他搞封建迷信,看到谁家盖房,他就跑去给人家看风水,也给人算命。那时候,只要是在澄城县居住过的人,每天都会在六路口看到一位拄着拐杖摆地摊的身体畸形的算命人,他就是杨相楼。他算命从来不说什么玄乎的神鬼之类的话,只是看谁有不开心的事、有遇事拿不定主意的时候给人家指指路、出出主意。为此,在镇吉村方大圆的乡亲们都称他为“杨半仙”。谁家有解不开的疙瘩、或者是与家人有了纠纷都愿意找这个杨半仙评理。更有趣的是他还为临村2个单身汉说成了亲事,吃上了媒饭。总之,他想尽一切办法用他那畸形的身子,拄着拐杖从外边挣回不少钱维持这家的开销和3个兄弟上学。

    据他的四弟讲,他从小就和大哥关系最铁,一直就是大哥的跟屁虫,可以说他的说话口气、走路的姿势都是模仿大哥的,就差没有拄拐杖。大哥对3个小兄弟很仗义也很严格,记得他四弟经常给人说小时候由于家里穷,他养成了爱偷拿别人小东西的习惯,有一天偷拿了本桌的一支钢笔,正在写作业,被大哥发现了二话没说抡起拐杖就是一顿的猛打,一见一向和气的大哥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叫喊、也不敢哭。大哥打完后,很威严的命令他拿上钢笔,用拐杖“押”着他给人家送去,他在前边走,偷偷的用眼睛朝后边瞄,只见大哥气呼呼的一瘸一拐紧紧跟着,快到人家门口时小四不好意思再走了,正好主人出来了,大哥快步走到前边说:“婶,我家小四把你娃的钢笔拿去用了一下,这给你送来了。”当时的小四弟很羞愧,也很感激大哥没有说“偷”。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偷过别人东西。

    由于生活的压力,劳累过故,病情不断恶化,杨相楼由单拐拄成了双拐,可他并没有减少给家内挣钱,看着兄弟们一天天长大,花钱也一天天增多,杨相楼忙得有时几天都不回家,经常晚上脱了袜子,一双腿肿的老粗,用手一摁一个坑。就是他再累,也不愿让兄弟们受一点委屈,有一年他三弟上初中时,学校举行体操表演,要求每个学生都要有运动服,看到别人穿着神气的运动服兴高采烈,可他三弟知道家里买不起,就没敢给大哥说,在表演的前几天给老师请假说家有事,大哥见三弟几天没有上学,就把他堵在家内连骂带问,三弟招架不住就把实情给大哥说了,相楼流着眼泪说:

    “三,你去学校吧,爸爸把咱哥四个留下,哥不能不管你,你放心,运动服会有的!”

    就在体操表演的前一天晚上,这个大哥拄着双拐拿回了一套崭新的运动服。可没有人知道,为了这一套运动服,这个好爱面子的畸形人拄着拐杖在垃圾堆里整整捡了三天破烂。

    三个兄弟一个个学校毕业了,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他又是托人说媒、又是给人家许诺不差钱。终于老二、老三都相继成家了,可相楼还是孤身一人,村里的老人们都劝大哥想想自己的事情,他总是说:

    “不急,等我家小四成家了再说,我和人不一样。”

    就在他一心赚钱为四弟成家娶媳妇的档口,由于劳累,病情再度加重,直到实在起不了床了,他才很歉意的看着四弟说:

    “四,哥对不起你,没力气能给你成家了,我对不起咱爸爸。”说完话没几天,他就去世了。那年,他才36岁。

    出殡那天,天上大雨泡涛,村内的大人小孩都来了,他四弟抱着大哥的照片哭喊着把他送到地里,看着那一铣铣的黄土慢慢地淹没着大哥的棺材,兄弟三人跪在泥地里久久不愿起来。

    这位畸形的大哥走了,他的任务完成了。

    愿这位畸形的平凡人的兄弟及后人们永远记住,曾经有过这么一位不平凡的亲人。也愿这位替父尽责的儿子一路走好!

                       (作者单位:陕西彬长大佛寺煤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