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传播学会欢迎您!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对办好《法治与社会》杂志的三点建议

    当前位置 : 首页 > 会刊传播

    对办好《法治与社会》杂志的三点建议

    * 来源 : * 作者 : 陕西省传播学会 * 发表时间 : 2015-07-13 * 浏览 : 8

    朱希良

    与《法治与社会》杂志结缘,算起来十多年了。自1998年加入陕西报刊审读队伍,省新闻出版局报刊处给审读员提供的报刊名录里,就有《法治与社会》,看到杂志样刊,我也会随手翻看,对杂志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知道它是由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办的刊物。

    记得是2000年前后,社科期刊审读分工调整,《法治与社会》杂志被交给我负责跟踪审读。按照新闻出版总署有关的要求,我所从事的审读工作是新闻出版行政部门在报刊出版后,组织有关人员依法对报刊出版质量进行的审阅和评定,是落实事后管理制度的重要环节。我深知自己担负的责任,每个月拿到样刊,都认真研读并详细地做审读笔记,主要包括:本期《法治与社会》的主要栏目,本期策划的主题,重要的篇目及其主要内容,对自己的启示和阅读以后的感想,没有看懂及感觉不妥的内容等。对于没有看懂的,重点再看一下;对于感觉不妥的,要么找法律专家和审读组中的老同志咨询,要么上网查查有关信息;对于确实把握不准的,在每月审读室召开的例会上还要进行讨论。在此基础上,撰写审读报告,重点对本期刊物的主要内容和特点进行归纳和点评,总结值得肯定的办刊经验及做法,指出存在的问题,对改进办刊工作提出建议。开展审读工作的原则是背对背,一般情况下审读员并不直接与期刊社接触,审读对象就是期刊样本,所以这么多年,基本上没有与《法治与社会》杂志社的办刊人员有过交往。不过,办刊人辛勤工作和心血的成果体现在杂志上,点评杂志质量,也是对办刊人员能力素质和工作质量的评价。

    从审读情况看,这么多年,《法治与社会》杂志质量一直是稳步上升的,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有两个方面:

    一是始终遵循期刊的办刊宗旨和编辑方针,唱响主旋律。《法治与社会》坚持把倡导民主、弘扬法治、关注民生、透视社会,促进人大工作作为刊物的出发点和立足点,贯彻到编辑出版工作之中。从今年以来栏目设置情况来看,卷首栏目的文章起着评论员文章的作用,2014年第10期卷首文章的题目是《与时俱进是人大制度的品格》,今年第1期卷首文章的题目是《科学民主打造“阳光立法”》,都是围绕人大工作的主要内容立论的。“人大”版块下设有“特别关注”“辩论大厅”“人大新事”和“委员论坛”等栏目,“法治”版块下设有“立法经纬”“法案在线”“法眼天下”等栏目,“社会”版块包括“焦点观察”“民生民意”“史海回眸”栏目,“专栏”版块包括“众议”“理论园地”“一语惊人”栏目。可以说,从版块到栏目,再到具体的文章,都是围绕法治与民主、围绕人大工作展开的,《法治与社会》杂志作为法治类刊物,有专业刊物的内涵和分量。

    二是每期的专题策划主题重要研究深入,凸显办刊功力。《法治与社会》期刊社非常重视专题策划工作,每期策划的主题都围绕民主与法治方面的重大现实问题,从不同角度和层面组织文章,力求提供翔实资料,研究讨论深入全面,能够给读者以启迪,引发读者思考。如2014年第10期的《食品安全变法》、第11期的《司法改革的“上海样本”》、第12期的《立法法之深度变革》、今年第1期的《信访改革兵临城下》,都属于这种情况。专题策划是杂志的定盘星,专题策划出彩,杂志的分量和吸引力就有了保证。

    在充分肯定《法治与社会》杂志取得成绩的同时,也要看到杂志存在的编辑办刊不够规范、杂志综合质量有待持续提高等问题。当前,我们面临着因我国政治、经济、社会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呈现出的新常态,新的形势和工作任务对杂志在刊物定位、编辑思路、稿件质量和开拓新的发展空间方面提出了新的挑战和要求,在此,我谈三点希望:

    一是在发挥杂志功能作用方面有新进展。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总目标,就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这一总目标,是贯穿全会精神的一条主线,既明确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性质和方向,又突出了工作重点和总抓手,对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具有纲举目张的意义,为推进社会主义法治建设提供了基本遵循和行动指南。今年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开局之年,22日,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专题研讨班在中央党校开班。当前的大气候对《法治与社会》杂志的发展是很有利的,编辑人员身上的担子是很重的,建议杂志社在把上级的要求、读者的需求和杂志的优势在编辑出版工作中统一起来进行深入研究,为更好地发挥杂志的功能作用奠定坚实基础。

    二是在依法规范办刊方面有新进步。依法治国在期刊出版领域的要求是依法规范办刊。当前,和期刊出版相关的法律法规逐步健全,就法律而言,就有《版权法》《著作权法》《广告法》等,这是办好刊物的重要依据和基本遵循。和其他刊物相比,《法治与社会》强调依法规范办刊具有更为特殊的意义,因为咱就是研究、宣传法治的刊物,自己当然要首先要遵纪守法。人民大学的陈力丹教授在《新闻界》2014年第20期发表了《传媒反腐从严格执行【广告法】第13条开始》,在全面剖析21世纪集团旗下“21世纪网”总裁刘冬、副总编周斌,《理财周报》社发行人夏日、主编罗光辉等25人被批准逮捕的两个重要原因之后,提出“……现有的媒体经济体制一时还难以变化,那么亡羊补牢,请各家媒体先从摈除广告新闻、软文开始自律,从落实《广告法》第13条开始反腐。”老教授对沈颢这样的才俊误入歧途深表痛惜,这样建议也是很有价值的。俗话说,吃饭防噎,走路防跌。建议杂志社把这篇文章找来,组织编辑人员好好学习一下。

    三是在拓展杂志的影响力方面有新招数。科技引领传媒行业变革,办刊也需要讲互联网思维,搭互联网这列高铁。三年前,我的一位朋友在区级宣传部门负责外宣工作,一个科室四个人,几乎天天跑报社,做工作发稿子。现在,他们开通了手机报、微博、微信公共号,有了自己的阵地和渠道,工作的重心完全转移了,工作的自主权大大增加,由于实施精准传播,与目标受众的互动更为便捷,传播的效果更为理想。现在,报刊老总衡量工作业绩,不仅要看发行量、市场占有率、利润率,还要看微信公共号的订阅数、文章的转载率和点赞数。《法治与社会》怎么办手机刊?还需不需要开通微博?能不能尽快开办个微信公共号?对于这一问题,建议尽快筹划,尽早见效。

    最后,真诚祝愿《法治与社会》杂志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伟大进程中,一如既往、大展宏图,取得更加优异的成绩!